临世卿华、

我便是世间最为平凡的那一种人。

 

【响满】所有物。

本篇为游戏《狂月》的同人创作。

假设大家都平安无事系列。

攻受倾向为速水响也×神崎满。

 

本篇收录进短篇集《同命相怜》。

>>>

又是一个平静而喧闹的早晨,下课铃声依旧准时响起,告诉着部分厌倦了老师那完全听不懂的课的学生们玩耍的时间到了。待得老师布置完了作业,宣布下课,学生们立马一哄而散,各自拉帮结伙的跑去玩了。

 

而比起与同学两三为群打成一片,更喜欢一人独处的满掏出了放在抽屉中的MP3,若无旁人的将耳机戴好,随即一如既往的点开了曲调悠扬的古典乐,右手轻按着耳机,兀自沉浸在优美的音乐之中。

 

因为平时除了梓纱以外基本没有人来找他,所以满根本没有留意四周是否有人靠近,而是闭上了眼,感受着自耳机流泄出溢满了整个耳朵的音乐。

 

故此,满没有看见同进与隼人不知在交谈什么的响也,也没有注意到点了点头的响也带着笑容朝着他的桌位靠近。

 

忽地,感觉压在鼻梁上的重量一轻,满皱着眉睁开了眼,扬起头,正想看看究竟是谁恶作剧将自己的眼镜拿走了,就迎上了一张熟悉无比的,布满了浅浅笑意的脸庞,然后,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。

 

深知就算挣扎,也会被对方用各种办法制住举动的满只得乖巧的顺从着响也的意思,任人舔舐着吻到了满意,期间还若有若无的配合着他回吻。

 

轻轻取下堵住双耳的耳机,满按下MP3的暂停键,随后抬眼看向坐在隔壁桌的桌面上,手中还拿着红框眼镜打量的响也,伸出了手示意后者将眼镜还来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

“给。”响也将眼镜递交给了满,往隼人和进那边望了一眼,满含笑意的解释道,“是这样的,海藤和皆川跟我打赌,在不碰到你,也不大声叫你的情况下,只要把你叫醒,他们就请我们吃东西。”

 

“准确来说,你碰到我了。”满接过,将眼镜戴好,手指有意无意的擦过唇瓣,可脸上还是那么波澜不惊的表情。

 

响也顿时会意,他得意的笑着看了一眼被秀了满满一脸的隼人和进,手臂微使劲从桌面下跳下,俯身伏在满的耳侧,刻意将声音压得很低,轻笑一声,道:“那只是我的个人想法罢了,与赌约无关。”

 

一语毕了,响也缓缓直起身子,就见进和隼人已经走过来了。满自然也是看见了,但比起这个,他倒更想继续悠哉游哉的听会音乐。

 

“呜啊,真是让人意外!神崎同学的本体其实是眼镜吗?”隼人好奇地打量着满脸上架着的眼镜,活力十足的说道。

 

“本体?”满疑惑地重复了一遍。

 

“毕竟从没见你摘下过眼镜啊。”隼人回道。

 

“其实洗澡的时候还是有拿下来的。”响也看着满的侧脸,说完又觉得不够准确,于是补充道,“还有睡觉的时候。”

 

“欸——!同居了?同居了?”作为知晓两人关系的部分人的其中一位,隼人的反应永远是最大的那一个,在听到响也这么说的时候,他便望向满,想要得到确切的答案。

 

“真的假的?”进也忍不住开口。

 

满正若无其事的垂头收拾着下节课需要用的书本,听见隼人这么问,便轻轻点了点头,简短的解释了一下:“迫于他父亲的关系,只是偶尔来我家过夜。”

 

“所以说,”响也绕到满的身后,站在他的身侧,一只手轻轻搁在后者的肩膀上,语气里略显无奈,“请不要再讨论我们的私事了,被其他人听见怎么办?”

 

因为他们说话的这一会儿教室没什么人,基本都到室外活动去了,所以响也才会那般光明正大的吻上满的唇,还做出那般亲密的动作。

 

可以的话,他其实也不想让隼人他们知道,但由于被撞到了一次,想着也瞒不下去了才摊开来说的,好在隼人只是告诉了康平,而进谁也没说。

 

“来谈谈正事吧。”响也看着进和隼人,道,“请我们吃东西?我可没有碰到满,只是碰到了眼镜。”

 

放学时刻,天际唯余留着一抹残阳,将那一块照的火红,艳丽,十分的吸引人的目光。

 

“今晚,来我家?我父亲想见见你。”满看向响也,墨色眼眸里微微掺杂着些许笑意。

 

响也闻言一愣,但很快扬起嘴角,回答道:“当然。”

 

满,向他人宣告“你是我的所有物”这件事情,给人的感觉真是太棒了呢,简直——

 

令人欲罢不能。

 

END.

我要安利这个游戏和这个CP啊啊啊啊!

黑化组超好吃的好吗??!!!

其实除了这篇还有另一篇刚看完就写了的,可是自我感觉并不好,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改正,就没发上来。

这篇的话,感觉还可以吧?就发上来了。不会写腹黑就只好从响也开始练了,而且也好久没在LOF上发文了。

抱歉没有康平出没×××。

 

谢谢阅读!!!

  254 30
评论(30)
热度(254)

© 临世卿华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