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世卿华、

我便是世间最为平凡的那一种人。

 

【响满】保护与独占。

本篇为游戏《狂月》的同人创作。

假设大家都平安无事系列。

攻受倾向为速水响也×神崎满。

 

本篇收录进短篇集《同命相怜》。

 

>>>

 

夜里,皎洁月光透过薄薄云层倾泻而下,笼罩着整个装潢令人惊叹不已的建筑物,像是为建筑物铺上了一层白纱,使之在如墨般的黑暗中显得虚无缥缈起来。

 

内心暗自抱怨着,面上略含不满的进推开了隐约传来谈话声的室内的门,随即抬起拎着透明塑料袋的手臂,朝屋内围坐着的众人晃了晃,像是交付任务般回答道:“喂,我买回来了,烧烤。”

 

“回——来——啦!”隼人顺着门开启的声音望去,见到由于灯光照射下整个人显得明朗起来了的进,扶着地板便站起了身子,一个兴奋的飞跃扑向了进——手上的塑料袋。

 

进见隼人突然扑向他的方向,本能的抬脚向后退了一步,却不慎撞到了正帮助佣人端来泡好的茶的满,盘上的茶杯顿时因碰撞而倾斜,比起人体温度较高一些的茶水,则洒在了满校服解开扣子露出的白皙脖子上,还染湿了白色的衬衫。

 

顿时,暗弱光线下的皮肤红了一片,满本能的倒吸了一口气,端着盘子的手指瞬间用力到泛白,只是好在茶水并不是特别烫,稍过一阵子就已经没了那洒上的瞬间的疼痛,只是有着疼痛过后的余韵。

 

“啊,满,抱歉!”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进任由着隼人夺去装有烧烤的塑料袋,连忙侧身对露出吃痛表情的满道歉。

 

“没事,给,你们先吃,我去处理一下衣服。”摇了摇头示意并无大碍,满说着将手中放着茶杯的盘子交予进,交代了一声,便和身旁引路的佣人离开了原地。

 

“进,满怎么了?”作为屋主人并且是此次留宿的提出者,响也看向站在门口,目视着满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的进,眉间微微皱起,手指用力撑着地板,一副欲要起身去一探究竟的模样。

 

进沉默了一会儿,进屋把茶水放在摆置于中央的小桌之上,随后在康平身侧坐了下来,跟响也解释道:“刚刚我撞到满时,他的脖子给茶水烫到了。现在去换衣服了,叫我们先吃。”

 

“……嗯。”了解完情况,响也冲进点了点头,随后携着一脸淡笑看向感到抱歉过后对夜宵迫不及待的隼人,轻声道,“那就先吃吧。”

 

当满简单处理一下被烫到的地方,并换上了响也的衣服回到房间的时候,映入眼帘的是一幕使人永生难忘的景象。

 

隼人不满的看着进,吐着舌头晾在空气中,嘴里不知道含含糊糊的在说一些什么话,而灯光渲染下的他脸上竟是残留着几滴晶莹的泪珠。进的模样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没有去理会隼人,而是用掌心捂着嘴,眼眶溢出的泪有些止不住的顺着脸颊缓缓滑下。

 

“满,回来了?”在诡异气氛中依旧笑的自然的响也闻声望向站在门口,由于震惊而有些不知所措的满,在将桌面上一盏茶杯递给了流着泪的进后,跟满解释道,“进买回来的烧烤太辣了,他们吃的时候突然就哭出来,我也吓了一跳呢。”

 

进接过茶杯便松了手狠狠灌了一口,然后拿了纸巾把手和脸上的泪水一点点擦干净,才朝步至身侧坐下的满和其他人解释道:“那是离响也家最近的烧烤店了,我原来也没去过,当然不知道辣不辣啊。”

 

缩回晾得有些干燥了的舌头,隼人拿起摆在面前的茶杯同样喝了一口,感受到微涩的味道缓缓在口腔泛开,他才呼出了一口气,望着桌面上的烧烤,感叹道:“真的好辣啊!”

 

诡异气氛得到了缓和,又变得愈发热闹起来。

 

满双手端起面前无人用过的茶杯,正想移至唇边轻抿一口,就见一串模样诱人的烧烤递了过来,执着木签根部的,赫然是嘴角扬着得体笑容的响也。

 

“尝尝看吗?”响也问道。

 

“你……想看我哭?”满闻言迟疑了一会儿,但还是说出了响也此举的本意。

 

“我还想看你笑。”响也垂了垂双眼,视线缓缓扫过满脖颈处淡下去的粉红色肌肤,眼里扬起了一抹名为心疼的情绪。如果能多看着点他的话,或许就不会被茶水烫到了。

 

然后,响也便感到手心握着的木签动了几下,抬眼望去,满已咬下烧烤顶端的一块肉,含在嘴中细细咀嚼。

 

“确实有点辣。”颦眉抬臂,满饮下一口涩涩的茶水掩盖口腔内弥漫开的辛辣味,随后看向同样朝他投来视线的响也,两者视线相碰,暧昧的气氛顿时在满弯了嘴角后飘散开了。

 

“这里还有人。”康平看了一眼眼神幽怨的进和隼人,平静的提醒道。

 

闻言,响也一言不发的将烧烤放回塑料袋内,撑着地板站起了身,随后将右手伸向了满。骨节分明的手掌便在跟前,透过薄薄的镜片仔细瞧去,每一根手指指腹上的纹路在灯光下都是那么的清晰。

 

满同样将茶杯放在桌面上,探出手覆盖于响也伸出的掌心上,握紧,双双使劲,便将坐着的满也拉了起来。

 

“那么,请诸位好好享用夜宵。”这是响也在关上门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

夜很黑,自下而上的望去,一望无际的夜空,是那种仿佛要将一切吞食殆尽的黑。

 

“我不仅想看你哭,还想看你笑,看你对我哭,对我笑,一辈子。”

 

“只对我一个人。”

 

他伏于被抵在墙上,终得呼吸清新空气的人耳侧,呼出阵阵令人发痒的热气,以昭示强烈占有欲的口吻,低语道。

 

“好。”

 

他听见对方这般回答道。

 

END.

 

以报前天吃夜宵被辣哭的怨念。

 

依旧日常向。

  190 8
评论(8)
热度(190)

© 临世卿华、 | Powered by LOFTER